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
上财首页 | 经济学院 | ENGLISH
活动
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 >> 系列讲座
文贯中教授做客“中国经济:理论与政策”系列讲座第十四讲
发布日期:2016-05-10

    5月5日下午,我院特聘教授、农业与城乡协调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终身教授文贯中老师应邀做客“中国经济:理论与政策”系列讲座,为我校师生带来了题为“过了刘易斯拐点,中国城乡收入差为何仍未收敛?”的讲座。在两个多小时的报告中,文教授结合实地调研情况和经济发展理论,与在座师生深入探讨了现行土地和户口制度之于城乡二元结构的影响。

    刘易斯两部门模型指出,随着城市部门将农村的剩余劳动吸收完毕,也就是刘易斯拐点的到来,城乡收入差将进入一个收敛的过程,发达国家和东亚经济体都经过这个良性循环而解决了三农问题。然而,尽管很多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刘易斯拐点已经到来,证据是城市的工资不断上涨,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比较优势已经丧失,但是,中国的城乡收入差不但没有发生收敛,而且继续在扩大。对此,文老师首先对比了中国城乡二元结构与其他发展中国家或发达国家在100多年前城乡结构的不同点,提出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的特殊性主要表现在制度的特殊性,即土地的所有制和户籍制度。目前,我国农业产值在GDP占比中不到10%,但是农业劳动力在劳动力总量中占比超过30%,农村人口占全国总人口近50%,约有2亿6千万农民工,城乡收入差异巨大。文教授认为,农村流出人口受拉出效应和挤出效应影响,拉出效应是指一部分农村人口被城市生活水平、繁荣的经济文化景象所吸引,选择主动去往城市;挤出效应是指务农效益低于他人的农村人口,把土地卖给他人继而流向城市,他们所得的收入便是未来土地收入的贴现,并且卖地所得高于自己务农所得。其中,挤出效应必须要有可供自由交易的土地市场,土地的获得与劳动效率有关。而中国实行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农民获得土地的多少主要与家庭成员数量有关。最终,农村有能力的年轻劳动力离开农村向城市聚集,而劳动生产率接近零的人口留在了农村,城乡收入差不断扩大且难以拟合。之后,文老师还用哈里斯—托达罗模型解析了巴西、阿根廷等发展中国家贫民窟现象。
    文老师的讲座引发了在座师生的感触与思考。大家提出了一些想法或疑问,文老师条分缕析、耐心细致地一一作答,现场学术交流气氛十分活跃。

(供稿/供图:李媛  编审:刘伟、陈旭东)

上一条 | 下一条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经济学院 | 财大首页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