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
上财首页 | 经济学院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媒体报道汇总
发布日期:2018-01-12

【编者按】12月23日,上财“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暨首次推出全球高校经济学研究力排名”发布会在学校创业中心一楼报告厅举行,会议由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经济学院、数理经济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联合举办,得到经济学院校友会的大力支持。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专家陈东琪,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原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盛松成,上海市长宁区副区长翁华建,财政部政策研究室国际处王志雄副处长,财政部政策研究室经济处干部刘忠宝,软库中华金融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国琪等嘉宾应邀参会。上海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陈宏,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经济学院党委书记王昉,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校科研处副处长郑春荣、合作发展处副处长杨擎宇等学校相关职能部门和兄弟学院领导,部分师生,以及来自政府、高校、科研院所、各类金融机构及媒体的各行各业听众近200人参加了发布会。

本次发布会是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和高等研究院秉承以“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国家急需、服务社会”为打造指导方针,进行全方位经济学教育教学及科研改革所取得成果的集中体现,反映了高等研究院追求卓越和服务国家社会的使命感和责任感。高等研究院将汇集嘉宾在发布会上提出的意见建议,继续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1.澎湃新闻:陈东琪:质量是中国经济优先指标,明年增速在6.5%-7%
2.澎湃新闻:盛松成:中国并非跟随美联储货币政策,明年货币政策不紧不松
3.中新网:报告称2017年中国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 就业形势明显好转
4.经济日报: 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发布
5.证券时报: 上财报告:中国经济呈现向好态势 完成今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
6.经济参考网:上海财经大学报告: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
7.证券日报:上海财大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
8.中国政策评论网:上财报告:深层次改革促进经济平衡充分发展
9.中国政策评论网:上财报告:应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
10.东方广播:上海财大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
11.中青在线:上财报告显示:房地产调控政策效果显现
12.扬子晚报网:上海财大高等研究院:预测2018年GDP增速约6.7%
13.香港文匯報:上海財經大學籲關注債務問題
14.大公报:上海財經大學: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依然嚴峻
15.文汇报:上海财大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中国经济呈现向好态势
16.央广网:上海财大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
17.GLOBAL TIMES: China unlikely to relax monetary policy stance
18.彭拜新闻:上财报告:今年完成增长目标无碍,明年GDP增速约6.7%
19.彭拜新闻:田国强:上一轮我们靠WTO,这一轮靠什么?
20.中国社会科学网:《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全球高校经济学研究力排名报告》发布
21.中国日报(美国版):SUFE report lists ways to bolster economy 
22.上海金融新闻网:上海财大高等研究院最新报告显示: 经济发展依然不平衡不充分
23.东方网:上财发布报告 把脉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 
24.新民晚报:上海财大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
25.东方财富网:上财报告:明年GDP增速约6.7% CPI增长2.1% 
26.中国证券网:推进个税改革和房地产税制度
27.上海热线:家庭债务率攀升 收入分配不均延滞消费升级
28.澎湃新闻:黄晓东:防系统性风险、防债务风险是2018年的重中之重
29.中国经济时报:2018:中国经济应重点关注三大环节
30.新华网:“一降一升”致2017年CPI温和上行 今年走势如何?
31.解放日报:2018年或迎来温和通胀,CPI和PPI剪刀差将缩小
32.第一财经: 《财经早班车》栏目 上财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
33.上海外语频道 :《MONEY TALKS》栏目 MONEY SUPPLY GROWTH WILL SLOW IN 2018-WITH WHAT EFFECTS?


陈东琪:质量是中国经济优先指标,明年增速在6.5%-7%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张赛男


“在十九大之后,中国经济在外部大环境改善的情况下,会按照自己的路径和轨迹,稳妥地向前发展。在此过程中,经济增速可能会有1-2个点的下调,但是不需要太恐慌。在速度和质量的选择中,质量是优先指标,需要拼技术、知识和创新。”12月23日,在由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举行的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发布会上,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专家陈东琪作出上述表述。

当前,学界和业界对明年经济的增长都有诸多预测。政府工作报告对今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是“增长6.5%左右”,多位专家认为明年经济增长目标或仍定在6.5%左右。对此,陈东琪表示,对经济增长的预测很难,但实际上是一个概率事件。那么,有没有可能存在6.5%以下的概率?

陈东琪认为,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确实存在不稳定性,包括三大风险,加上脱贫任务、污染控制、房地产等因素的影响。但是从增长趋势以及内在逻辑演变来看,明年经济增长大概率还是会在6.5%以上。

“但也有增长的上限,想要增长到7%是很难的。” 陈东琪说,“总的来看,外部环境相对稳定,中国明年的出口空间相对较大。而就国内来看,上推和下滑因素并行。”

陈东琪认为,国内存在这些下拉经济的因素:房地产面临调控,去产能任务还没有完成,同时还有去杠杆的任务。上推因素包括农业、服务业投资增长,新业态的不断涌现;新生态劳动力发挥作用,创业环境改善,新登记的企业数量增长迅速。


盛松成:中国并非跟随美联储货币政策,明年货币政策不紧不松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张赛男


在美国央行缩表、加息、减税的情况下,中国货币政策如何应对?在12月23日由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举行的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发布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原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我国将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不紧不松,“以不变应万变”。

今年12月13日,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0.25个百分点,这是今年美联储第三次加息,此前两次加息分别在3月和6月。其中,今年3月和12月美联储加息后,人民银行也随之上调政策利率。

“但12月上调幅度很小,仅0.05个百分点,而6月则未上调,表明我国并非跟随美联储的货币政策。” 盛松成说。

盛松成表示,美国明年应该是宽松的财政政策和紧缩的货币政策结合。前者通过减税和提高财政赤字率,后者则通过加息和美联储缩表。

盛松成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内,市场流动性仍将较紧,市场利率将在高位小幅震荡。与此同时,人民币汇率在合理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人民币兑美元可能在6.6左右。


报告称2017年中国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 就业形势明显好转
2017年12月24日 11:50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12月24日电 (记者 许婧)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23日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

上海财大高等研究院2009年发起成立“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对中国宏观经济进行长期跟踪研究,面向政府、企业及社会各界定期发布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当日发布的报告作为对中国宏观经济的一个整体把脉,注重中国现实国情与国际一般经验、定性与定量、短期应对与中长期改革治理的有机结合。

会上,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重点对该报告进行解读,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陈东琪、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分别以“走向高质量发展的政策选择”和“美国块行缩表、加息、减税与我国货币政策趋向”为主题,对中国经济的改革、发展和治理进行了解读。上海市长宁区副区长翁华建以及软库中华金融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国琪等也共同对报告和当前中国经济进行了点评。

此次发布的年度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然而,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依然下滑。更为重要的是,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

在实体经济领域,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仅挤压了家庭消费,也影响到消费升级并拖累经济增长,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增长;另一方面,国有资本占主导地位的第三产业中投资的不平衡也导致了新兴消费的不充分。同时,金融系统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衡使国有僵尸企业受益更多,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不充分导致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中国银行体系整体抗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减弱,部分银行的风险溢出率在上升。在债务方面,虽然地方政府债务率和企业债务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中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据课题组预测,2018年全年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1%,同时,中国CPI增长2.1%,PPI增长3.3%,消费增长10.4%,投资增长7.1%,出口增长8.8%,进口增长10.7%,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以6.7为中值的区间双向波动。

针对中国经济增速近年来的持续下滑,报告认为,周期性和外部性因素不是导致最关键的因素,中国作为转型经济体,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现代经济体系双转型滞后问题,其背后是治理结构的失衡,这些才是导致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根源。为此,报告建议新时期的深层次制度改革应关注三大重点目标任务:一是形成具有包容性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二是提升国家依法治国的能力和政府执行力;三是建立良好的社会规范和秩序及和谐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通过建立有能、有为、有效、有爱的有限政府,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完)


经济日报APP: 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发布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12月23日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报告整体把脉中国宏观经济,注重中国现实国情与国际一般经验、定性与定量、短期应对与中长期改革治理的有机结合。

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

然而,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依然下滑。更为重要的是,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

在实体经济领域,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仅挤压了家庭消费,也影响到消费升级并拖累经济增长,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增长;另一方面,国有资本占主导地位的第三产业中投资的不平衡也导致了新兴消费的不充分。

同时,金融系统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衡使国有僵尸企业受益更多,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不充分导致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我国银行体系整体抗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减弱,部分银行的风险溢出率在上升。在债务方面,虽然地方政府债务率和企业债务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

基于IAR-CMM宏观经济预测模型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结果,课题组测算在基准情景下,预测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1%。同时,中国CPI增长2.1%,PPI增长3.3%,GDP平减指数增长2.4%,消费增长10.4%,投资增长7.1%,出口增长8.8%,进口增长10.7%,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以6.7为中值的区间双向波动。
同时,根据外需回升情况、美国税改冲击、家庭债务调整等国内外经济条件变化,课题组给出了乐观、保守乐观、悲观1、保守悲观1、悲观2、保守悲观2等潜在不同情景下,实现政府经济增长目标所需的政策组合及其力度。

课题组认为,相对支出政策,税收政策的效果相对更加显著,滞后期也更短。报告据此提出短期内可望有效的几个政策选项:

一是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并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解决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问题,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改善正在恶化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释放消费活力;

二是加大企业税费减免力度,应对外部压力,增加国际竞争力,特别要减轻中小微企业负担,优化税收结构,对冲人口、土地成本刚性上涨对企业的负面冲击,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切实解决民营企业发展的难题。

报告同时指出,新时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现实中诸多表象问题都与这个矛盾息息相关。

首先,经济层面的不平衡不充分其表现是低质量的发展,且不具有可持续性,导致近些年来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其次,社会层面的不平衡不充分其表现是民生资源分配不均衡、社会失衡失序。再次,政府层面的不平衡不充分表现为过位缺位现象并存。

针对中国经济增速近些年来的持续下滑,报告认为,周期性和外部性因素不是导致最关键的因素,中国作为转型经济体,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现代经济体系双转型滞后问题,其背后是治理结构的失衡,这些才是导致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根源。

报告认为,根本的出路在于按照十九大的精神,贯彻五大新发展理念,建立现代经济体系,以此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细节决定成败,改革方式也极端重要,需要以改革、发展、稳定、创新和治理五位一体的综合改革方式进行治理,既要有短中期应对的政策及过渡性制度安排,也要有长期治理的深化改革。

同时,课题组强调,中国社会经济发展要走向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路径,不能仅关注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还要正确处理好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报告建议,新时期的深层次制度改革应关注三大重点目标任务:

一是形成具有包容性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二是提升国家依法治国的能力和政府执行力;三是建立良好的社会规范和秩序及和谐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通过建立有能、有为、有效、有爱的有限政府,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


上财报告:中国经济呈现向好态势 完成今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
2017-12-25 10:20 来源:证券时报APP
证券时报记者 刘禹成


近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报告称,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与此同时,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

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基于IAR-CMM宏观经济预测模型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结果,课题组测算在基准情景下,预测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1%。

针对中国经济增速近些年来的持续下滑,报告认为,周期性和外部性因素不是导致最关键的因素,中国作为转型经济体,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现代经济体系双转型滞后问题,其背后是治理结构的失衡,这些才是导致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根源。因此,根本的出路,在于按照十九大的精神,贯彻五大新发展理念,建立现代经济体系,以此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细节决定成败,改革方式也极端重要,需要以改革、发展、稳定、创新和治理五位一体的综合改革方式进行治理,既要有短中期应对的政策及过渡性制度安排,也要有长期治理的深化改革。

同时,课题组强调,中国社会经济发展要走向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路径,不能仅关注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还要正确处理好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报告建议,新时期的深层次制度改革应关注三大重点目标任务:一是形成具有包容性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二是提升国家依法治国的能力和政府执行力;三是建立良好的社会规范和秩序及和谐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通过建立有能、有为、有效、有爱的有限政府,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


上海财经大学报告: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
2017-12-25 作者: 金辉 来源: 经济参考网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23日发布的《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报告预测,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

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

不过,报告也提醒,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在实体经济领域,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仅挤压了家庭消费,也影响到消费升级并拖累经济增长,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增长;另一方面,国有资本占主导地位的第三产业中投资的不平衡也导致了新兴消费的不充分。同时,金融系统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衡使国有僵尸企业受益更多,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不充分导致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我国银行体系整体抗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减弱,部分银行的风险溢出率在上升。在债务方面,虽然地方政府债务率和企业债务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

报告课题组预测,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1%。同时,中国CPI增长2.1%,PPI增长3.3%,GDP平减指数增长2.4%,消费增长10.4%,投资增长7.1%,出口增长8.8%,进口增长10.7%,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以6.7为中值的区间双向波动。

课题组认为,相对支出政策,税收政策的效果相对更加显著,滞后期也更短。报告据此提出短期内可望有效的几个政策选项:一是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并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解决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问题,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改善正在恶化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释放消费活力;二是加大企业税费减免力度,应对外部压力,增加国际竞争力,特别要减轻中小微企业负担,优化税收结构,对冲人口、土地成本刚性上涨对企业的负面冲击,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切实解决民营企业发展的难题。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23日发布的《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报告预测,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

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

不过,报告也提醒,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在实体经济领域,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仅挤压了家庭消费,也影响到消费升级并拖累经济增长,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增长;另一方面,国有资本占主导地位的第三产业中投资的不平衡也导致了新兴消费的不充分。同时,金融系统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衡使国有僵尸企业受益更多,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不充分导致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我国银行体系整体抗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减弱,部分银行的风险溢出率在上升。在债务方面,虽然地方政府债务率和企业债务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

报告课题组预测,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1%。同时,中国CPI增长2.1%,PPI增长3.3%,GDP平减指数增长2.4%,消费增长10.4%,投资增长7.1%,出口增长8.8%,进口增长10.7%,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以6.7为中值的区间双向波动。
课题组认为,相对支出政策,税收政策的效果相对更加显著,滞后期也更短。报告据此提出短期内可望有效的几个政策选项:一是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并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解决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问题,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改善正在恶化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释放消费活力;二是加大企业税费减免力度,应对外部压力,增加国际竞争力,特别要减轻中小微企业负担,优化税收结构,对冲人口、土地成本刚性上涨对企业的负面冲击,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切实解决民营企业发展的难题。

上海财大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


证券日报·中国资本证券网   2017-12-25 09:42


12月23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这份报告是对中国宏观经济的一个整体把脉,注重中国现实国情与国际一般经验、定性与定量、短期应对与中长期改革治理的有机结合。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教授则重点对《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进行了解读。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陈东琪、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分别以“走向高质量发展的政策选择”和“美国央行缩表、加息、减税与我国货币政策趋向”为主题,对我国经济的改革、发展和治理进行了解读。上海市长宁区副区长翁华建以及软库中华金融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国琪等也共同对报告和当前我国经济进行了点评。财政部政策研究室国际处副处长王志雄、财政部政策研究室经济处干部刘忠宝等出席发布会。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2009年发起成立“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对中国宏观经济进行长期跟踪研究,面向政府、企业及社会各界定期发布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报告力求体现三大特点:第一,构建充分考虑中国国情、中国元素、中国特色的大型准结构宏观模型。中国是一个转型加转轨国家,盲目照搬西方成熟市场国家的宏观经济模型会水土不服,甚至会带来严重负面后果,课题组对其进行本土化处理和重构(对300多个方程进行了调整)。第二,不仅是作点预测,更多的是进行情景分析和反事实分析。对多种可能出现的风险和政府不同增长目标给出应对力度和备选方案的科学分析,为政府决策提供科学依据。第三,短期风险稳定应对和中长期可持续发展改革治理相结合。既考虑到短期风险、趋势性和周期性因素的交互叠加和相互作用,也关注中长期制度性,结构性改革及其向纵深推进的方式。

会上发布的年度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然而,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依然下滑。更为重要的是,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在实体经济领域,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仅挤压了家庭消费,也影响到消费升级并拖累经济增长,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增长;另一方面,国有资本占主导地位的第三产业中投资的不平衡也导致了新兴消费的不充分。同时,金融系统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衡使国有僵尸企业受益更多,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不充分导致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我国银行体系整体抗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减弱,部分银行的风险溢出率在上升。在债务方面,虽然地方政府债务率和企业债务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报告同时指出,新时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现实中诸多表象问题都与这个矛盾息息相关。首先,经济层面的不平衡不充分其表现是低质量的发展,且不具有可持续性,导致近些年来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其次,社会层面的不平衡不充分其表现是民生资源分配不均衡、社会失衡失序。再次,政府层面的不平衡不充分表现为过位缺位现象并存。针对中国经济增速近些年来的持续下滑,报告认为,周期性和外部性因素不是导致最关键的因素,中国作为转型经济体,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现代经济体系双转型滞后问题,其背后是治理结构的失衡,这些才是导致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根源。

因此,根本的出路,在于按照十九大的精神,贯彻五大新发展理念,建立现代经济体系,以此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细节决定成败,改革方式也极端重要,需要以改革、发展、稳定、创新和治理五位一体的综合改革方式进行治理,既要有短中期应对的政策及过渡性制度安排,也要有长期治理的深化改革。同时,课题组强调,中国社会经济发展要走向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路径,不能仅关注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还要正确处理好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报告建议,新时期的深层次制度改革应关注三大重点目标任务:一是形成具有包容性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二是提升国家依法治国的能力和政府执行力;三是建立良好的社会规范和秩序及和谐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通过建立有能、有为、有效、有爱的有限政府,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

上财报告:深层次改革促进经济平衡充分发展


作者:吴思   来源:中国政策评论网
发布时间:2017-12-25


2017年12月23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

基于IAR-CMM宏观经济预测模型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结果,该报告课题组测算在基准情景下,2018年全年中国实际GDP增速约为6.7%,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1%。同时,中国CPI增长2.1%,PPI增长3.3%,GDP平减指数增长2.4%,消费增长10.4%,投资增长7.1%,出口增长8.8%,进口增长10.7%,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以6.7为中值的区间双向波动。 

根据外需回升情况、美国税改冲击、家庭债务调整等国内外经济条件变化,课题组还给出了6种不同情景的分析: 1) 乐观情景――假设外需向好,2018年中国出口高于基准2.7个百分点,带动2018年制造业投资高于基准0.6个百分点,导致总投资高于基准0.2个百分点:全年实际GDP增长6.85%,校正GDP增速为6.56%; 2) 保守乐观情景――假设外需向好,2018年中国出口高于基准0.8个百分点,带动2018年制造业投资高于基准0.2个百分点,导致总投资高于基准0.1个百分点:全年实际GDP增长6.75%,校正GDP增速为6.45%;3) 悲观情景1――假设美国税改法案使得2018年中国投资增长低于基准1.6个百分点: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5.85%,校正GDP增速为5.52%; 4) 保守悲观情景1――假设美国税改法案使得2018年中国投资增长低于基准0.8个百分点: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6.25%,校正GDP增速为5.94%; 5) 悲观情景2――假设家庭债务增速仍然像2015年以后的水平,即平均每年上升近4.3个百分点: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5.15%,校正GDP增速为4.78%; 6) 保守悲观情景2――假设家庭债务的增速恢复到2010-2015年间的水平,即平均每年上升2.5个百分点:导致全年实际GDP增长5.75%,校正GDP增速为5.42%。

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但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在实体经济领域,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扩大挤压了家庭消费,影响到消费升级并拖累经济增长,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增长;另一方面,国有资本占主导地位的第三产业中投资的不平衡也导致了新兴消费的不充分。同时,金融系统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衡使国有僵尸企业受益更多,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不充分导致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银行体系整体抗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减弱,部分银行的风险溢出率在上升。在债务方面,虽然地方政府债务率和企业债务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中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

关于实现政府经济增长目标所需的政策组合及其力度,报告指出,相对支出政策而言,税收政策的效果相对更加显著,滞后期也更短。短期内可望有效的政策选项包括:一是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并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解决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问题,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改善正在恶化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释放消费活力;二是加大企业税费减免力度,应对外部压力,增加国际竞争力,特别要减轻中小微企业负担,优化税收结构,对冲人口、土地成本刚性上涨对企业的负面冲击,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切实解决民营企业发展的难题。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表示,中国社会经济发展要走向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路径,不能仅关注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还要正确处理好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新时期的深层次制度改革应关注三大重点目标任务:一是形成具有包容性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二是提升国家依法治国的能力和政府执行力;三是建立良好的社会规范和秩序及和谐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通过建立有能、有为、有效、有爱的有限政府,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


上财报告:应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
作者:吴思   来源:中国政策评论网


日前,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的《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指出,以“四限”(限贷、限购、限售、限价)为代表的房地产市场短期调控政策对于房价的抑制作用往往是暂时的。短期调控措施无法有效地引导需求预期,无法从根源上平抑购房需求,因此无法化解长期中房价持续上涨的压力。更有甚者,调控措施通过扭曲市场造成了超额需求,甚至会引起房价在短时期内快速上涨。

长效机制的建立是房地产市场改革的重要方面。该报告基于结构模型定量分析了征收房地产税和改变土地供给对于房价的影响。结论如下:(1)若在房价上行的城市开征房地产税,税率为0.3%时会造成房价跌幅14%,税率为0.5%时会造成房价跌幅23%。若在房价下行的城市开征房地产税,税率为0.3%时会造成房价跌幅28%,税率为0.5%时会造成房价跌幅35%。(2)若在房价上行的城市增加土地供给,会遏制房价过高过快上涨,企稳房价。若在房价下行的城市增加土地供给,会加剧房价下跌的幅度。

基于上述分析,报告建议,考虑到房屋抵押贷款在金融机构贷款总额中所占的高比例,房地产市场的长效调控机制应以遏制房价高速上涨、稳定房价、降低风险为主要目的。从稳定经济的角度来看,应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在不同房价周期的城市实行不同的土地供给制度是更稳健的长效机制:对于房价依然处于明显上升阶段的城市需要显著增多土地供给,对于房价已经处于下行阶段的城市需要保持土地供给不变或者适量减少。


上财报告显示:房地产调控政策效果显现
2017-12-26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王烨捷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烨捷)中国的经济究竟走势如何?房地产市场表现如何?高压房价调控手段到底有没有效果?12月23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的《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此前被外界普遍认为“越调控越涨”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在报告中得到一些正面肯定。报告从居民家庭债务角度分析发现,从2017年3月以来,居民户中长期贷款占比的长期下降趋势明显,房地产调控的效果显现。

截至2017年10月,我国居民户中长期贷款中消费贷款累计值已达到24万亿元,占全部贷款的20.4%,较2017年年初增加3万亿元,远低于2016年全年的累积额6万亿元,但仍然要高于2015年的增速。

值得警惕的是,家庭债务占GDP比重已经在2017年第二季度达到46.8%,在2017年GDP增速保持在6.8%以上的大背景下,这一增长速度令人担忧。

如果以各省家庭部门居民贷款与居民存款的比值(即家庭部门杠杆率)作为家庭债务严重程度的衡量指标,就可看出,截至2017年9月,福建、广东、浙江、上海、重庆、江西、贵州、宁夏、安徽、广西、江苏、西藏、北京、云南、甘肃等15个省(区、市)的杠杆率超过50%,占到全国省份的一半左右。

居民户短期贷款成为另一个经济学家们认为需要引起注意的现象。进入2017年以来,居民户新增短期贷款一直维持在高位,11月份达到2028亿元,占到中长期贷款的49%。居民短期贷款的同比增速在2017年以前基本低于中长期贷款增速,但2017年之后增速则远远超过中长期贷款增速。报告称,考虑到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各种各样的非正规的小额贷款的兴起,短期贷款的规模可能被大大低估。

报告指出,短期贷款增加的原因一方面是为了维持流动性,另一方面还可能是为了进入房地产市场,“无论是那种情形,短期债务的增加都蕴含着较大风险。”
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

课题组测算在基准情景下预计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1%。


上海财大高等研究院:预测2018年GDP增速约6.7%

http://t.yzinter.com/index.php?m=News&a=listcontent&id=499013&classid=39&from=singlemessage 

扬子晚报网12月26日讯(记者 罗晓娜)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近日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该报告预测2018年GDP增速约6.7%。
报告指出,我国银行体系整体抗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减弱,部分银行的风险溢出率在上升。虽然地方政府债务率和企业债务率得到一定控制,但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课题组认为在基准情景下,预测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中国消费增长10.4%,投资增长7.1%,出口增长8.8%,进口增长10.7%,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以6.7为中值的区间双向波动。编辑:李燕


上海財經大學籲關注債務問題

http://paper.wenweipo.com/2017/12/27/BN1712270002.htm?from=singlemessage 

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黃曉東教授。香港文匯報記者章蘿蘭 攝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章蘿蘭 上海報道)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近日發佈的《2017-2018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年度報告》指出,2017年完成全年經濟增長目標無礙,但中國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依然嚴峻,金融資源分配不均衡使國有殭屍企業受益更多,建議2018年持續關注債務問題,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前提之下,應繼續通過有序改革和治理,糾正經濟發展中的資源錯配問題。

《報告》提到,2017年以來,中國經濟在一些總量指標上呈現向好的態勢,工業企業利潤回升,進出口增速雙雙回暖並支持製造業投資,就業形勢出現明顯好轉,價格基本平穩,人民幣匯率和外匯儲備雙雙穩定,完成全年經濟增長目標無礙。然而,固定資產投資和消費增速依然下滑;更為重要的是,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依然嚴峻。

收入差距拖累經濟增長

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黃曉東教授分析,在實體經濟領域,收入差距的擴大不僅擠壓了家庭消費,也影響到消費升級並拖累經濟增長,特別是第二產業的增長;另一方面,國有資本佔主導地位的第三產業中投資的不平衡也導致了新興消費的不充分。

同時,金融系統結構性問題依然存在。《報告》指,金融資源分配不均衡使國有殭屍企業受益更多,直接融資市場發展不充分導致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內地銀行體系整體抗系統性風險的能力亦在減弱,部分銀行的風險溢出率在上升。債務方面,雖然地方政府債務率和企業債務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債務率仍在繼續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續增長並未得到有效改善。

明年實際GDP增速6.7%

進入2018年,在持續關注我國債務問題,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前提之下,《報告》建議,應繼續通過有序改革和治理來糾正經濟發展中的資源錯配問題,引領中國經濟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發展的道路。

課題組預測內地2018年全年實際GDP增速約為6.7%,而經校正後的GDP增速約為6.41%,年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會以6.7為中值的區間雙向波動。課題組又認為,相對支出政策,稅收政策的效果更加顯著,滯後期也更短,並據此提出推進個人所得稅改革、加大企業稅費減免力度,特別要減輕中小微企業負擔等短期內或有效的幾個政策選項。


大公报:上海財經大學: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依然嚴峻
2017-12-24 13:29:26|來源:大公網


大公網12月24日訊(記者 章蘿蘭 )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週末在上海發佈的《2017-2018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年度報告》指出,2017年完成全年經濟增長目標無礙,但中國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依然嚴峻,金融資源分配不均衡使國有殭屍企業受益更多,並建議2018年持續關注債務問題,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前提之下,應繼續通過有序改革和治理,糾正經濟發展中的資源錯配問題。《報告》預計,2018年全年中國實際GDP增速約為6.7%,年內人民幣兑美元匯率將會以6.7為中值的區間雙向波動。 

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2009年發起成立“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課題組,對中國宏觀經濟進行長期跟蹤研究,面向政府、企業及社會各界定期發佈中國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報告。 

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黃曉東教授分析,2017年以來,中國經濟在一些總量指標上呈現向好的態勢,工業企業利潤回升,進出口增速雙雙回暖並支持製造業投資,就業形勢出現明顯好轉,價格基本平穩,人民幣匯率和外匯儲備雙穩定,完成全年經濟增長目標無礙,然而,固定資產投資和消費增速依然下滑;更為重要的是,經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依然嚴峻。 

《報告》提到,在實體經濟領域,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擴大不僅擠壓了家庭消費,也影響到消費升級並拖累經濟增長,特別是第二產業的增長;另一方面,國有資本占主導地位的第三產業中投資的不平衡也導致了新興消費的不充分。同時,金融系統結構性問題依然存在,金融資源分配不均衡使國有殭屍企業受益更多,直接融資市場發展不充分導致企業融資難融資貴。 

另外,中國銀行體系整體抗系統性風險的能力在減弱,部分銀行的風險溢出率在上升。在債務方面,雖然地方政府債務率和企業債務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債務率仍在繼續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續增長並未得到有效改善。 

《報告》建議,進入2018年,在持續關注我國債務問題,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前提之下,應繼續通過有序改革和治理來糾正經濟發展中的資源錯配問題,引領中國經濟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發展的道路。 

課題組測算,在基準情景下,預測2018年全年實際GDP增速約為6.7%,而經校正後的GDP增速約為6.41%。同時,中國CPI增長2.1%,PPI增長3.3%,GDP平減指數增長2.4%,消費增長10.4%,投資增長7.1%,出口增長8.8%,進口增長10.7%,年內人民幣兑美元匯率將會以6.7為中值的區間雙向波動。 

課題組並認為,相對支出政策,税收政策的效果相對更加顯著,滯後期也更短。報告據此提出短期內可望有效的幾個政策選項:一是推進個人所得税改革,並有序推進房地產税制度,解決地方政府土地財政問題,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務,改善正在惡化的財富分配不均問題,釋放消費活力;二是加大企業税費減免力度,應對外部壓力,增加國際競爭力,特別要減輕中小微企業負擔,優化税收結構,對衝人口、土地成本剛性上漲對企業的負面衝擊,激發企業的創新能力和競爭能力,切實解決民營企業發展的難題。


上海财大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中国经济呈现向好态势
张晓鸣 2017-12-23 20:49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23日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

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主要指标表现良好,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支持制造业投资和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报告同时指出,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依然下滑,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存在。

报告对明年主要经济指标作出预测: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同时,中国CPI增长2.1%,PPI增长3.3%,消费增长10.4%,投资增长7.1%,出口增长8.8%,进口增长10.7%,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以6.7为中值的区间双向波动。

对此,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负责人田国强表示,深层次制度改革应关注三大重点目标任务,一是形成具有包容性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二是提升国家依法治国的能力和政府执行力;三是建立和谐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


上财报告:明年GDP增速约6.7% CPI增长2.1%
2017年12月25日 09:34 来源:东方财富网


12日23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报告预测,2018年全年GDP增速约6.7%,CPI增长2.1%,PPI增长3.3%。

报告称,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然而,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依然下滑。更为重要的是,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在实体经济领域,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仅挤压了家庭消费,也影响到消费升级并拖累经济增长,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增长;另一方面,国有资本占主导地位的第三产业中投资的不平衡也导致了新兴消费的不充分。同时,金融系统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衡使国有僵尸企业受益更多,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不充分导致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我国银行体系整体抗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减弱,部分银行的风险溢出率在上升。在债务方面,虽然地方政府债务率和企业债务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基于IAR-CMM宏观经济预测模型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结果,课题组测算在基准情景下,预测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1%。同时,中国CPI增长2.1%,PPI增长3.3%,GDP平减指数增长2.4%,消费增长10.4%,投资增长7.1%,出口增长8.8%,进口增长10.7%,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以6.7为中值的区间双向波动。同时,根据外需回升情况、美国税改冲击、家庭债务调整等国内外经济条件变化,课题组给出了乐观、保守乐观、悲观1、保守悲观1、悲观2、保守悲观2等潜在不同情景下,实现政府经济增长目标所需的政策组合及其力度。

课题组认为,相对支出政策,税收政策的效果相对更加显著,滞后期也更短。报告据此提出短期内可望有效的几个政策选项:一是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并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解决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问题,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改善正在恶化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释放消费活力;二是加大企业税费减免力度,应对外部压力,增加国际竞争力,特别要减轻中小微企业负担,优化税收结构,对冲人口、土地成本刚性上涨对企业的负面冲击,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切实解决民营企业发展的难题。

针对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的下降,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负责人田国强表示,周期性和外部性因素不是导致最关键的因素,中国作为转型经济体,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现代经济体系双转型滞后问题,其背后是治理结构的失衡,这些才是导致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根源。

因此,报告建议,新时期的深层次制度改革应关注三大重点目标任务:一是形成具有包容性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二是提升国家依法治国的能力和政府执行力;三是建立良好的社会规范和秩序及和谐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通过建立有能、有为、有效、有爱的有限政府,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


China unlikely to relax monetary policy stance
Source:Global Times Published: 2017/12/27 22:23:40

http://www.globaltimes.cn/content/1082354.shtml 

Illustration: Peter C. Espina/GT

Many major developments have affected global markets recently. These include the US plans to shrink its balance sheet, raise interest rates and overhaul its tax code. It should be closely watched how these moves will influence the US economy as well as the Chinese economy, and what their impact will be on China's monetary policy next year.

First, the US Federal Reserve Board began reducing its balance sheet in October. A central bank's balance sheet is very important, because it determines the money supply of the country. 

Due to its quantitative easing policy during and after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the Fed's balance sheet expanded from less than $900 billion in 2007 to $4.5 trillion in 2014. Although the figure hasn't changed much since then, the Fed still faces growing pressure to address its balance sheet.

But this is not the case for 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 (PBC), the country's central bank. The PBC's balance sheet less than doubled in size during the same seven years, meaning that the PBC doesn't face the same pressure to unwind. There is no need for China to follow the US and shrink its balance sheet. Given China's tight money supply these days, it would be more reasonable for the PBC to expand its balance sheet instead of reducing it.

Second, the Fed raised interest rates three times this year, in March, June and December. The purpose of the Fed's rate hikes is to increase the federal funds rate, which in turn guides interest rates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

After the three Fed rate hikes, the PBC slightly increased short- and medium-term interest rates for open market operations in March and December, with no changes in June. It is also important to note that the PBC has kept the benchmark one-year deposit and lending rates unchanged since October 2015. Apparently, China's monetary policy doesn't need to track that of the Fed.

There is no good reason to raise our benchmark interest rates at present. China's market interest rates are already at a relatively high level, with the one-year deposit rate exceeding 5.2 percent at some city commercial banks, a situation that indicates tight capital supply. Moreover, as downward pressure persists on the Chinese economy, increasing benchmark rates will only drive up corporate borrowing costs, and add to pressure on the real economy. To support the development of the real economy and promote capital flows from the virtual economy to the real one, China is unlikely to hike benchmark interest rates in the near term.

Third,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last week signed the country's largest tax overhaul plan in three decades. Most importantly, the final version slashed the corporate tax rate from 35 percent to 21 percent. The tax cut is expected to draw US companies and capital back home with lower business costs.

There is no denying that China may face short-term pressure from capital outflows due to the US tax reform, but the situation is still manageable. That is because capital outflows from China are subject to strict controls, which have hardly changed over the years. Some may say that four or five years ago, Chinese companies could send capital abroad easily for overseas investments. But at that time, Chinese authorities encouraged capital outflows because of the nation's relatively high foreign exchange reserves. In the past, it might only have taken three months for regulators to approve State-owned enterprises' foreign acquisitions. Now, it may take as long as nine months.

Last but not least, as China's economic restructuring, opening-up, industrial upgrading and new industrialization advance steadily, it is essential for the country to remain cautious in establishing economic and financial policies. According to the annual tone-setting Central Economic Work Conference last week, the economy will shift from rapid growth to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Given the nation's large number of traditional industries, the shift to quality is making slow progress. But it is important to provide a steady environment for this transition, which is why the government adheres to the path of stable and peaceful development. It also explains why the conference basically maintained policies unchanged for the coming year.

In conclusion, the US will probably adopt a combination of loose fiscal policy and tight monetary policy in 2018, mainly by means of tax cuts, an increased fiscal deficit and interest rate hikes. Nevertheless, China will stick to the course of proactive fiscal policy and prudent monetary policy, with relatively tight market liquidity expected for some time. A relaxation of monetary policy is highly unlikely.

This article was compiled based on a speech by Sheng Songcheng, counselor to 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 and executive deputy director of the CEIBS Lujiazui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 at the Shanghai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 on Saturday. bizopinion@globaltimes.com.cn
Posted in: EXPERT ASSESSMENT


上财报告:今年完成增长目标无碍,明年GDP增速约6.7%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张赛男
2017-12-23 15:15  来源:澎湃新闻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918778?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12日23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报告称,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报告预测,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

年度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主要指标表现良好,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

报告同时指出,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依然下滑,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存在。

具体而言,在实体经济领域,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仅挤压了家庭消费,也影响到消费升级并拖累经济增长,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增长;另一方面,国有资本占主导地位的第三产业中投资的不平衡也导致了新兴消费的不充分。

同时,金融系统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衡使国有僵尸企业受益更多,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不充分导致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我国银行体系整体抗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减弱,部分银行的风险溢出率在上升。在债务方面,虽然地方政府债务率和企业债务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报告对明年主要经济指标作出预测: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1%。同时,中国CPI增长2.1%,PPI增长3.3%,GDP平减指数增长2.4%,消费增长10.4%,投资增长7.1%,出口增长8.8%,进口增长10.7%,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以6.7为中值的区间双向波动。

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

报告据此提出短期内可望有效的几个政策选项:一是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并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解决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问题,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改善正在恶化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释放消费活力;二是加大企业税费减免力度,应对外部压力,增加国际竞争力,特别要减轻中小微企业负担,优化税收结构,对冲人口、土地成本刚性上涨对企业的负面冲击,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切实解决民营企业发展的难题。

针对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的下降,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负责人田国强表示,周期性和外部性因素不是导致最关键的因素,中国作为转型经济体,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现代经济体系双转型滞后问题,其背后是治理结构的失衡,这些才是导致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根源。

因此,报告建议,新时期的深层次制度改革应关注三大重点目标任务:一是形成具有包容性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二是提升国家依法治国的能力和政府执行力;三是建立良好的社会规范和秩序及和谐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通过建立有能、有为、有效、有爱的有限政府,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


田国强:上一轮我们靠WTO,这一轮靠什么?
澎湃新闻实习生 张余芳整理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927485 

田国强在12月23日举办的2017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发布会现场演讲。

【编者按】12月23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2017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教授在该发布会上发言,对中国发展模式,学界分析模型又一次做出阐释。以下为其演讲实录,未经本人审订。
我们对中国宏观经济进行了长期的跟踪研究,定期发布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我们收到了政府、企业及社会各界提供的有价值的经济洞见、政策对策。政策对策就是解决风险防控的问题。小平同志的话“发展就是硬道理,压倒一切就是稳定。”是真理,但是改革还是有风险的,所以改革必须是渐进式的,必须是短期和中长期齐头并进的思想,这也是中国治理的思想。

我们的模型有三大特色。第一,中国预测的模型基本上就是每年把欧洲银行的照搬过来。然而,种种做法适合于中国国情吗?有中国元素吗?满足中国特色吗?经济学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在约束条件中考虑。直接照搬一定会造成水土不服,所以我们不能直接照搬。因为他们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政治体制都不一样,发展的阶段也不一样,所以我们需要修改,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接下来分析当前中国宏观经济形势走势及成因判断。近年以来,中国经济在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特别是外汇储备双稳定,要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应该没问题。但我们依然需要有一种忧患意识、危机意识。下滑的风险事实上还是存在的。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依然下滑,更为严重的是,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其表现是低质量的发展,且现有发展模式不具有可持续性,导致近年来经济增速持续下滑。

十九大文件里对此也有阐述。从2011年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由此前30多年近10%的平均增长速度,一路快速下滑,破10、破9、破8、破7,平均下滑了3个百分点以上,降至2016年的6.7%。经济增速长时间持续下滑,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过的,很不正常。尽管不能一味追求增长速度,强调质量第一,但也要弄清楚快速下滑的原因。到底是由于外部性、结构性还是深化改革的必要性呢?经济发展毕竟是解决社会主要矛盾的核心手段,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是马克思的基本原理。

对经济增长率持续过快下滑有许多解读,有人认为这是短期原因,是周期性、外部性及产业结构因素使然,强调的是短期应对的财政货币政策,以及选择性的硬性产业政策。中国经济下滑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跟林毅夫的争端是什么?他认为是外部的原因,我认为是内部原因。当然也有人认为是长期的原因,是“新常态”,是潜在增长极速放缓造成的,由此即是部分强调短期对应,也不强调制度性改革。

根据经济学原理中收益递减规律,经济确实已经下滑,但是能不能短短几年内就下滑3个多百分点呢?我认为最近几年中国经济下滑的外部因素不大。爆发的世界金融危机,各个国家都受到了外部经济环境的影响,中国也不例外。在大经济体,包括印度,德国、英国、法国。印度也上升,处于平均速度以上。而其他发达国家基本上恢复到平衡增长。林毅夫教授说还没有回到最高点。我们关注的是平衡增长,就像飞机飞到高空,有一个平衡增长的轨道。还有一个是周期性的原因影响。这一轮经济增长速度,近10年以来,经济增长速度低于7%是没有出现过的。上一轮我们靠WTO,我们这一轮靠什么扭转呢? 

十九大反复强调,中国作为一个转型经济体系要转为创新驱动国家。任何一个国家都必须经过要素驱动,转型驱动,更重要的是治理结构的失衡,结构失衡才是导致实际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性的制度根源。十九大报告里面反复强调的新时代五个发展理念,讲基本矛盾,要解决不平衡、不充分发展的矛盾。我们的研究与十九大报告高度吻合。学术就是为政府科学决策提供备选方案的。基于这五重原因,我在2015年中央党校那篇文章里面就指出,要素驱动红利衰减、政府主导动力枯竭,国企产能过剩挤压民营技术经济的发展方式不再具有可持续性。

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深层次改革有三大重点目标任务,一是形成具有包容性的现代化经济体系;十九大有三个亮点,第一大亮点就是更加强调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必定是包容性的,现代化的经济体系,也就是松绑放权的改革,也就是放开。第二大亮点是提升国家依法治国的能力和政府执行力;这两个都是必要条件,所以说政府的执行力非常重要,特别是需要深化改革的时候。如果我们的干部,我们下面不严格地按照党中央的精神去办,那就出现了岐山书记所说的,“文件打空转,没有执行力。”所以说这是两个必要条件。《国家为什么失败》一书指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这两个国家经济都很好,原因是什么?两个国家都有很强的政府执行力,依法治国的能力。
我们还需要建立良好的社会规范和秩序及和谐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十年前我写了一篇文章《效率公平与法治》,这就是前瞻性、科学性和严谨性的体现。党的文件里说,一定要处理好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今后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提高质量变革,要素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政府要有执行力,需要以改革、发展、稳定、创新和治理五个维度来治理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家庭,做任何事情必须要考虑到风险,必须要考虑到稳定。中央今年的工作会议里面反复强调金融防控的问题。如果我们要深化改革,就必须要有一个和平、稳定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

中国特色就是党的领导。我们建立了有能、有为、有效、有爱、刚柔相济的有限政府,并实现了国家治理现代化。包括领导,包括学者性的官员,没有一个认为中国的改革一天就能完成。

中国的政府失灵是两方面组成的,一个是由于自身无法调节,第二个是由于政府角色缺位、错位而造成的失灵。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政府就要发挥重要作用,解决问题。由于阶段性不同,政府维护和服务的作用有很大边界。中国是一个双转型的国家,我们的政府需要发挥大得多的作用。这些作用就是为了长远地建立现代经济体系,树立五个发展的新理念,解决矛盾。在国家安全、基础行业、甚至某些产业政策方面,政府也要发挥积极作用。政府应该在包容性强、柔性的产业政策方面发挥作用,而不是硬性的产业政策。效益很低,涉及国家安全,没有私人老板愿意去做的地方,政府当然去做,还有比如说基础科学研究、公共设施等就需要有执行力。有为,意味着在你应当发挥作用的地方,就要积极发挥作用。


《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全球高校经济学研究力排名报告》发布
2017年12月29日 09: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玉 查建国


构建世界一流经济学科评价体系

中国的经济学与世界的接轨正不断深入,与国家对“双一流”建设战略方针的贯彻实施相适应,构建一个具有全球视野、科学的经济学研究评价体系,越来越受到来自于社会各界的期待。在此背景下,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首次推出《全球高校经济学研究力排名报告》。

在国际顶尖和一流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数量,是评定一个学科最基础、最关键的量化指标,代表了一个大学、学科的知识贡献水平,是国际学术共同体的重要评议依据,也是具有高引用率和拥有明星级教授的前提条件。当前全球经济学研究机构排名均是基于论文发表篇数。但存在的弊端是,这些排名所纳入的经济学期刊参差不齐,并未进行权重区分,对独立作者和多位作者合作的情况也未加区分,使之排名有失偏颇。田国强表示,由于这些缺陷,国内外对荷兰蒂尔堡大学给出排名的科学性感到严重怀疑。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首次发布的全球高校经济学研究力排行榜,通过采用更为科学、透明、分权重、多层级的评价方法,对全球大学研究机构的经济学高端产出的竞争力提供一个科学性评估。在排名依据上,该排名榜选择了19本国际经济学界公认的综合顶级和分支领域顶级的经济学期刊,包括5本综合顶尖期刊和14本分支顶尖期刊;对这5本综合顶尖期刊和14本分支顶尖期刊进行了权重处理;排行榜还根据作者人数和署名单位数对单位得分进行了折算。

排行榜基于综合顶尖类(top 5)期刊论文发表情况进行了单独排名,结果显示中国大陆高校近年来在国际顶尖期刊的论文发表进步显著。国内近十所高校实现了在国际top 5经济学期刊上论文发表零的突破。其中,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科在首创首批经济学国家985工程优势学科创新平台和上海市高峰Ⅱ类学科建设计划的先后支持下,近年来走在国内高校前列,在排行榜给出的四种评价方法中,上海财经大学均居于全球前70名和中国大陆第1名。

田国强表示,衡量经济学研究最高水平的指标是在国际综合顶尖类(Top 5)期刊的论文发表,虽然中国大陆高校近年来在这些期刊的论文发表进步显著,但仍然与前30的世界一流大学差距巨大。如2012-2016 年哈佛大学累计发表177篇,而国内排名第1的上海财经大学也只有5篇,差距依然悬殊。因此,中国的经济学科要真正成为世界一流,依然任重道远。全球高校经济学研究力排行榜将每年发布一次,持续跟踪国内高校经济学学科的国际研究力排名。


SUFE report lists ways to bolster economy
By Wang Ying in Shanghai | China Daily USA | Updated: 2018-01-05 11:27 


Shanghai should strive to be a leading global city and deepen reforms as traditional economic drivers are no longer sustainable, said Tian Guoqiang, dean of the School of Economics at Shanghai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 (SUFE).

Tian made these remarks on Dec 23 when SUFE published an analysis and forecast on China's economic outlook.

"Shanghai's positioning in the future should not be limited to just being China's top city, but also one that has leading global ranking," said Tian, who was in charge of the team behind the report.

He noted that though Shanghai has almost all the characteristics of a top global city, such as infrastructure, technology, science, culture, living environment and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it still lacks a high-profile enterprise such as Alibaba and Huawei. He added that having a more inclusive economy could help Shanghai to achieve this.

According to the report , China will achieve a GDP growth rate of about 6.7 percent throughout 2018, steadying at 6.41 percent after adjustment.

"High speed growth should not be the goal of macro economic development as quality is the most important element, but it is equally important to find out the cause for China's economic slowdown," said Tian.

After three decades of robust growth, China's GDP started to slow down on a yearly basis, slipping from 6.9 in 2015 to 6.7 percent in 2016.

The report noted that with the Chinese economy undergoing transition, the imbalance between industries, enterprises as well as urban and rural development is overshadowing the country's medium- to long-term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It also suggested three key tasks that need to be achieved: form an inclusive modern economic system, enhance the national capacity for the rule of law and government executive ability, and establish an effective social governance system.

Tian pointed out that Shanghai can also implement these suggestions to further its reform and development.


wang_ying@chinadaily.com.cn


(China Daily USA 01/05/2018 page8)
上海金融新闻网:上海财大高等研究院最新报告显示: 经济发展依然不平衡不
2017-12-26 01:25   记者李思 充分


日前,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了《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然而,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依然下滑。更为重要的是,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

经济发展资源错配须纠正报告指出,在我国实体经济领域,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仅挤压了家庭消费,也影响到消费升级并拖累经济增长,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增长。另一方面,国有资本占主导地位的第三产业中投资的不平衡,也导致新兴消费的不充分。同时,金融系统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衡使国有“僵尸企业”受益更多,而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不充分则导致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我国银行体系整体抵御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减弱,部分银行的风险溢出率在上升。在债务方面,虽然地方政府债务率和企业债务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由此,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后,在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

基于IAR-CMM 宏观经济预测模型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结果,该研究院课题组测算在基准情景下,预测2018年我国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1%。同时,CPI增长2.1%,PPI增长3.3%,GDP平减指数增长2.4%,消费增长10.4%,投资增长7.1%,出口增长8.8%,进口增长10.7%,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在以6.7为中值的区间双向波动。

同时,课题组认为,相对支出政策,税收政策的效果更加显著,滞后期也更短。报告据此提出短期内可望奏效的几个政策选项:一是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并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解决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问题,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改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释放消费活力。二是加大企业税费减免力度,应对外部压力,增加国际竞争力,特别要减轻中小微企业负担,优化税收结构,应对人口、土地成本刚性上涨对企业的负面冲击,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切实解决民营企业发展的难题。“双转型”滞后是主要根源报告指出,新时代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现实中诸多表象问题都与这个矛盾息息相关。首先,经济层面的不平衡不充分表现在低质量的发展,且不具有可持续性,导致近年来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其次,社会层面的不平衡不充分也表现在民生资源分配不均衡、社会失衡失序方面。另外,政府层面的不平衡不充分表现为“过位”和“缺位”现象并存。

针对近年来我国经济增速持续下滑,报告指出,周期性和外部性问题不是最关键的因素,我国作为转型经济体,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现代经济体系双转型滞后问题,其背后是治理结构的失衡,这些才是导致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主要的根源。

对此,报告指出,根本的出路在于按照十九大的精神,贯彻五大新发展理念,建立现代经济体系,以此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进一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细节决定成败,改革方式也非常重要,需要以改革、发展、稳定、创新和治理五位一体的综合改革方式进行治理,既要有短中期应对的政策及过渡性制度安排,也要有长期治理的深化改革具体方案。

报告强调,我国社会经济要走向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路径,不能仅仅关注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还要正确处理好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报告建议,新时期的深层次制度改革应关注三大重点目标任务:一是形成具有包容性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二是提升国家依法治国的能力和政府执行力;三是建立良好的社会规范和秩序以及和谐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通过建立有能、有为、有效、有爱的政府,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从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


东方网:上财发布报告 把脉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
2017/12/25 17:59:40 来源:东方网 选稿:顾天娇


又到了一年的收尾阶段,如何对2018年经济形势进行有效预测,可能是每个经济学人在思考的议题。12月23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在沪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基于中国现实国情与国际一般经验、定性与定量、短期应对与中长期改革治理的有机结合,以期对中国宏观经济进行一个整体把脉。

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然而,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依然下滑。更为重要的是,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

在实体经济领域,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仅挤压了家庭消费,也影响到消费升级并拖累经济增长,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增长;另一方面,国有资本占主导地位的第三产业中投资的不平衡也导致了新兴消费的不充分。

同时,金融系统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衡使国有僵尸企业受益更多,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不充分导致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我国银行体系整体抗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减弱,部分银行的风险溢出率在上升。在债务方面,虽然地方政府债务率和企业债务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教授在对《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进行解读时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

据黄晓东教授介绍,早在2009年,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就发起成立“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对中国宏观经济进行长期跟踪研究,面向政府、企业及社会各界定期发布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

课题组认为,相对支出政策,税收政策的效果相对更加显著,滞后期也更短。报告据此提出短期内可望有效的几个政策选项:一是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并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解决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问题,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改善正在恶化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释放消费活力;二是加大企业税费减免力度,应对外部压力,增加国际竞争力,特别要减轻中小微企业负担,优化税收结构,对冲人口、土地成本刚性上涨对企业的负面冲击,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切实解决民营企业发展的难题。


新民晚报:上海财大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


新民晚报讯(记者 易蓉)日前,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但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依然下滑,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

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

新时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研究者认为,根本出路在于按照十九大的精神,贯彻五大新发展理念,建立现代经济体系,以此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细节决定成败,改革方式也极端重要,需要以改革、发展、稳定、创新和治理五位一体的综合改革方式进行治理,既要有短中期应对的政策及过渡性制度安排,也要有长期治理的深化改革。同时,课题组强调,中国社会经济发展要走向更平衡更充分的发展路径,要通过建立有能、有为、有效、有爱的有限政府,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


东方财富网:上财报告:明年GDP增速约6.7% CPI增长2.1%
2017年12月25日 09:34来源:东方财富网


12日23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报告预测,2018年全年GDP增速约6.7%,CPI增长2.1%,PPI增长3.3%。

报告称,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

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然而,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依然下滑。更为重要的是,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在实体经济领域,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仅挤压了家庭消费,也影响到消费升级并拖累经济增长,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增长;另一方面,国有资本占主导地位的第三产业中投资的不平衡也导致了新兴消费的不充分。同时,金融系统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衡使国有僵尸企业受益更多,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不充分导致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我国银行体系整体抗系统性风险的能力在减弱,部分银行的风险溢出率在上升。在债务方面,虽然地方政府债务率和企业债务率得到一定控制,但是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报告建议,进入2018年,在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前提之下,应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基于IAR-CMM宏观经济预测模型的情景分析和政策模拟结果,课题组测算在基准情景下,预测2018年全年实际GDP增速约为6.7%,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1%。同时,中国CPI增长2.1%,PPI增长3.3%,GDP平减指数增长2.4%,消费增长10.4%,投资增长7.1%,出口增长8.8%,进口增长10.7%,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以6.7为中值的区间双向波动。同时,根据外需回升情况、美国税改冲击、家庭债务调整等国内外经济条件变化,课题组给出了乐观、保守乐观、悲观1、保守悲观1、悲观2、保守悲观2等潜在不同情景下,实现政府经济增长目标所需的政策组合及其力度。

课题组认为,相对支出政策,税收政策的效果相对更加显著,滞后期也更短。报告据此提出短期内可望有效的几个政策选项:一是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并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解决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问题,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改善正在恶化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释放消费活力;二是加大企业税费减免力度,应对外部压力,增加国际竞争力,特别要减轻中小微企业负担,优化税收结构,对冲人口、土地成本刚性上涨对企业的负面冲击,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切实解决民营企业发展的难题。

针对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的下降,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负责人田国强表示,周期性和外部性因素不是导致最关键的因素,中国作为转型经济体,面临着发展驱动和现代经济体系双转型滞后问题,其背后是治理结构的失衡,这些才是导致实际经济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的制度根源。

因此,报告建议,新时期的深层次制度改革应关注三大重点目标任务:一是形成具有包容性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二是提升国家依法治国的能力和政府执行力;三是建立良好的社会规范和秩序及和谐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通过建立有能、有为、有效、有爱的有限政府,合理界定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治理边界,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


中国证券网:推进个税改革和房地产税制度
2017-12-24 17:47:54 来源:中国证券网 作者:宋薇萍 


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宋薇萍)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本周末发布了《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报告认为,在基准情景下,预计2018年全年中国实际GDP增速约为6.7%,而经校正后的GDP增速约为6.41%。同时,2018年中国CPI增长2.1%,PPI增长3.3%,消费增长10.4%,投资增长7.1%,出口增长8.8%,进口增长10.7%,年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会以6.7为中值的区间双向波动。

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

报告同时指出,2017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依然下滑,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严峻。如,金融系统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金融资源分配不均衡,直接融资市场发展不充分。在债务方面,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为此,报告建议,2018年应持续关注我国债务问题,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同时继续通过有序改革和治理来纠正经济发展中的资源错配问题,引领中国经济逐步走向全面平衡充分发展的道路。

报告认为,相对支出政策,税收政策的效果相对更加显著。为此,报告提出了短期内可望有效的几个政策选项:一是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并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解决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问题,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释放消费活力。二是加大企业税费减免力度,应对外部压力,增加国际竞争力,特别要减轻中小微企业负担,优化税收结构,切实解决民营企业发展的难题。


家庭债务率攀升 收入分配不均延滞消费升级
上海热线 2017-12-26 12:14:48 


上海热线讯,近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发布《2017-2018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该报告显示,今年以来,中国经济在一些总量指标上呈现向好的态势,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暖并支持制造业投资,就业形势出现明显好转,价格基本平稳,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双稳定,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无碍。

但是,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增速下滑。一方面,收入差距的扩大不仅挤压了家庭消费,也影响到消费升级并拖累经济增长,特别是第二产业的增长;另一方面,第三产业中投资的不平衡也导致了新兴消费的不充分。同时,在债务方面家庭债务率仍在继续攀升,且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可持续增长并未得到有效改善。

报告分析,收入分配的不均,不但拖累了消费,还延滞了消费升级,延滞了经济结构的转型。而居民债务的增长、累积,已经引起了消费的降低,引起了经济增长的放缓。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院长田国强教授认为,创新驱动至关重要,在他看来,必须经过要素驱动,转型驱动,更重要的是治理结构的失衡,这才是导致实际增长低于潜在经济增长更为关键性的制度根源。


黄晓东:防系统性风险、防债务风险是2018年的重中之重
澎湃新闻实习生 张余芳整理
2017-12-31 09:12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2017年12月23日,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发布2017中国宏观经济形式分析与预测年度报告。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黄晓东教授在该发布会上对报告进行了重点解读,分析了中国转型经济发展的特点。黄晓东指出,2018年需密切关注融资成本和债务压力上升的问题,以及它们与债务及金融系统性风险之间的关系。以下为其演讲实录,未经本人审订。

我首先分析一下中国转型经济发展的几大特点。分析转型经济面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时要考虑到以下几个重要的结合点:

首先是短、中、长期分析的结合,其次是定性和定量的结合。国际经验不能照搬,应该把国际经验和中国具体情况有的放矢地结合。

第三是趋势性和周期性的结合,以及制度、结构、改革治理的结合。当下学界有一种观点,中国人物趋势性和周期性在数据上难以区分,趋势就是周期,周期就是趋势。这给我们的研究提出了挑战。理想状况很好,但由于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难以一步到位。我们应该不断地追求,努力靠近理想状态,尽量使研究贴近中国的现实情况。

第四是横向上国际经验的比较和对历史经验的深度解析的结合。要注意量化的模型的运算和逻辑的判断。当量化模型做出来的东西,与人们对现实经济的感觉不太一样时,就要回到基本的逻辑判断。

最后是宏观和微观数据的结合。模型在贴近中国经济的过程中,既需要宏观的数据,也需要看微观的数据。研究既需要企业的微观数据,也需要家庭的微观数据、海关的微观数据。即使在美国,完全理性预期也不一定完全正确。

我们已经把有限理性和适应性预期引入到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来分析房地产税和土地供给改革。这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稳定以及中国宏观经济的稳定能发挥重要的作用。当然,模型和数据的不确定判断对宏观经济学和金融学提出了严峻的挑战。曾经有两位著名的经济学家,他们是美国一流大学的博士,写了一篇文章抱怨他们所受的教育,抱怨他们的教授把书本中的模型拿来照搬到他们的课程里面,这使得他们到了现实中无法适应。著名的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反驳说:“你们怎么能这样说呢?当你们被教育好以后,怎么能欺师灭祖呢?”即使是在美国金融界,照搬照抄肯定不行。同样,如果把国际通用的模型直接应用在中国也行不通。如今在最基本的美联储的模型、欧洲央行的模型中已经看不到太多相关性。对于科学的分析方法,我们能借鉴但不能照搬。

我们对GDP走势判断得非常准确,但这不是我们工作的重心,因为对中国GDP走势的判断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我们关注的是相对概率最大的基准情形下经济的走势。同时我们也会关注那些相对概率较小,而结果相对比较严重的其他情形,包括黑天鹅事件。我们以前的报告一直关注黑天鹅事件。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概率较小,但是影响巨大。我们在去年和前年的年中报告关注了人民币汇率的风险、资本外流的风险等,总结出了7种风险。今年的重心转到灰犀牛、狼来了等事件,比如说债务风险、系统性风险等,这属于我们关注的范围之内。同时我们要注重反事实分析,特别是基于历史的反事实分析。比方说历史上的改革如果间断了,没有继续推行,后来的结果会不会更差?已经间断的改革如果继续推行,会不会使结果更好?概率有内生变量,也有外生变量,其中一个重要的考量就是中国和外部的关系。在某些条件下,你可以主动引领这些外部条件,随着你的变化而变化,但有时候可能是内生。什么时候把它作为外生?什么时候作为内生?

对于国内来讲,该如何处理政府和私营企业的关系,政府和老百姓的关系,政府和经营机构的关系?怎么处理预期管理和反预期管理的事情?该怎么去管理老百姓对政府的预期?如果管理失败,政策会怎么样?类似这样的问题都是需要考量的。政策变量系统的内生性和非系统的内生性,非政策变量怎么应对政策变量?

模型不可能在所有的问题上都是百分之百正确。在理想情况下,我们能建立一个纯粹的完全结构性模型,但是现实中无法建立,所以我们追求的是一个准结构性。以劳动力市场为例,我分析在中、短、长期时用国际通用的、最新的确值模型。但是如果分析财政政策短期的效果,我用这种模型就不太合适了。非完全的市场中信息也非完全,存在金融摩擦,用新古典、新凯恩斯再综合的模型更适合分析短期的政策效果。这两者之间也有着一定的关系。比如说阈值模型估算出来的结果,是怎么做到结构性统一的呢?理论上很困难,结构上更困难。
如果你探究城乡改革、户籍制度改革与土地制度改革对劳动力的流动和社会生产效益提高的作用,得到了一个结果,那就能够提议政府按照探究所得的结果来制定政策吗?还不够,至少要双重确认。如果得到的结果在方向上是一样的,不是相反的,那么信息就更加充足。互相印证,这是我们基本分析的方法,这确实是只在中国才存在的,没有其他国家会像我们这样进行长、中、短期的分析。用一句话总结一下,从总量来看,经济总量指标基本稳定,不确定性和风险得到了消化。

从结构来看,经济发展中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相当严重。看总量,2017年GDP增长6.8%,非常好!在2018年的基本情形中,哪些外部条件我们认为是最有可能出现的?政策路径是最有可能出现的。GDP增长官方数据是6.7%。即使看校正数据所衡量的GDP,2017年也稳稳地落在了6.5%,已经保底了。2018年预测是6.4%,所以总体基本稳定。人的眼光不应局限于GDP,要关注风险,还有更加乐观的、更加悲观的、非常乐观的、非常悲观的情况。我举几个例子。比较乐观的,如果外部经济条件的改善超出了基准情形的预期,由此拉动出口和投资,这是非常乐观的情况。GDP官方数据,核准的GDP6.85%,校正GDP6.56%,都是非常好的数字。但是因为美国创立的税改引起了外资撤资,波及到了中国的经济。不管是官方数据还是基准数据,2018年GDP增长可能跌破6%。若内部条件不确定,如果家庭债务的积累远远超出了我们基准情形的预期,GDP增长有可能跌破5%,这是比较悲观的。看保守悲观,如果美国税改引起的外资撤资是比较温和的,那么官方数据为6.25%,校正数据为5.94%。如果不建议比较温和的政策和货币政策组合,就可能使得官方数据核实的GDP可以保证在6.5%,校正GDP为6.2%。保守悲观,如果说家庭居民债务的积累温和地超我们基准预期,而不是大幅超过。它可能跌破6%,达到5.75%及校正数据5.42%。我们不建议央行进行短期刺激,财政部说一旦出现这样的风险,就得有相应的措施。如果要追求硬性的指标,还有其他的政策组合。当然我们还是要一如既往地强调,这样的短期刺激可能会导致中长期的负债。

看完GDP,我们认为消费水平略有下降,但是消费占GDP的比例还是超过了投资的占比,所以基本面依然比较稳定。虽然在服务业中,个别领域已经显现出比较显著的消费升级,但是全面来看,消费升级还是比较缓慢的。三大投资增速均有缓慢下降,但是基建投资依然保持在高位,我们认为投资的风险不大。看制造业,随着行政去产能渐渐接近尾声,制造业在2018年出现大幅度下滑的概率是很小的。甚至有可能出现温和回暖。因为民营企业的制造业投资并没有下滑,这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在房地产投资调控的压力下,房地产开发的先行指标相比去年是上升的,目前的库存位于历史的低点。我们认为基建、制造业以及房地产行业,明年出现大幅度下滑都是小概率事件。

关于进出口贸易问题,进出口增速是延续了我们上一次报告规划的轨迹,是双双回暖。但是贸易结构的根本问题还没有得到改善。货物贸易的顺差大幅下降,服务贸易的逆差持续扩大,这是我们应该关注的问题。这不仅显示出我们的贸易结构不合理,也显现出我们更加深层经济制度的安排是低效的。再看物价水平,CPI基本保持稳定,PPI大幅上行。我们在去年报告里所讨论的通缩的风险,现在基本上已经化解。再看货币的供给需求,M2双下降,新增社会融资上升,需求减少,格式贷款利率、长短期贷款利率纷纷上升。

2018年一个需要密切关注的事件,是融资成本和债务压力的上升,以及它们和债务风险与金融系统性风险之间的关系。防系统性风险、防债务风险则是2018年的重中之重。

今年经济的基本面不是很差,但是从总量分析来看,这对中国的转型来说远远不够。我们需要考虑制度、结构转型、产业和消费升级等的贡献,要考虑这里面各层次的问题,比如资源和要素在农业和非农业之间的分配问题,特别是劳动力在它们之间的分配问题。还有土地供给制度和户籍制度改革的关系,资源在地区和部门之间的配置效率,这与工业部门、服务业等国企改革更加密切相关。还有经济转型问题,经济从投资和出口拉动,向消费驱动、服务驱动、创新驱动和效益驱动转型。它跟金融服务系统的改革开放具有密切的关系。还有产业和消费的升级问题,后者与分配、再分配、二次分配、三次分配,还有社会公共服务等有关。

我们先看城乡。我们说非农的TFP(全要素生产率)相对于农业的TFP,全要素生产率在2000年以后呈现出分化的情形。非农的TFP长期低于农业部门的TFP,生产效率低下,这个缺口在拉大。往深层看这一现象的原因,可以看到是在改革开放之初,城乡之间分配的不均,主要表现在消费领域和生产环节。产品市场分配不均是由于农产品、非农产品人为剪刀差导致的。这个值是我们结构性模型估算出来的阈值,这个值越大,表明扭曲越大。改革开放之初,生产环节的扭曲也非常之大。生产环节的扭曲,主要与非农产品的垄断有关系。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这个扭曲是慢慢缩小了。同样在改革开放之初,这一个生产环节的扭曲也是巨大的,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同样生产环节的扭曲也在减小。这两方面的扭曲都得到了长足的改善。

目前来看,主要问题是在要素市场。问题的矛盾转移到了要素市场、资本市场和劳动力市场。这些方面的扭曲不但没有减小,反而是在持续上升。资本市场的扭曲是跟金融业,它自身的服务开放有关系。而劳动力市场的扭曲,是与各种各样的与劳动力有关的政策有关系。例如土地政策,户籍制度等。2008年4万亿的财政刺激,虽然这实际上有长期的后果,但在短期内劳动力市场的扭曲得到了一些缓解,因为当时很多资本投在了基建、房地产,这对劳动力城乡的流动,起到了一定的刺激作用。但总体来讲,劳动力市场的扭曲仍是居高不下。因为我们最根本的制度性的改革,户籍制度、土地制度改革非常滞后。这是总阈值法估算出来的结果,我从另外一个角度,从两部门、两技能、城乡两市场等角度,随机搜索匹配,其模型测算出来的结果是一致的。这也就是说户籍制度的改革,会有效地释放劳动力的潜力,增强农民工的流动,以增加全社会的生产力,而且这个效果是非常显著的。

看完了城乡,我们再看国企。首先看工业部门的国企,国企的生产力长期低于民企,在工业行业也是如此。如果把工业行业按照国有资本所占比例来分,越是国有资本占比高的工业行业,国企的生产力越低于民营企业生产力,这是一个负相关的关系。如果按照不同改革力度的路径,城乡改革、国企改革、工业部门的国企改革力度,会得到完全不同的结论:对长期GDP增长率,最多可以差速将近3个百分点。

实际上过去几年,工业部门的国企改革已经得到了长足的推进,但是服务业国企的改革却停滞不前。TFP的增长缓慢,或者生产效率的缓慢,不是因为服务业中间投入品的增长,而是由于服务业生产效率的低下。为什么服务业生产效率如此低下呢?工业部门的改革有一个负重,那就是自从工业部门的抓大放小改革之后,工业部门中的国企大量地从竞争领域退出,逐渐进入服务业。国有资本在工业和服务业之间的分配,国有资本不但进入了服务业,而且开始逐渐集中在例如房地产、社会服务和机关社团等服务业,但是没有进入一些新兴服务业,例如教育、体育、文化、医疗,计算机和大数据等新兴产业的服务业。

因为GDP考核的原因,制度的原因,国有资本进入了传统的,回报率比较低的服务业。即使是绝对占比相对较低的房地产,虽然房地产服务业占比低于30%,但是其增长速度惊人,所以国有资本迅速向服务业转移集中,集中在这几个部门。国企资本的集中,使得服务业的资本占比大大超过工业,已经到了55%。虽然有很多国企的资本进入服务业,但是服务业的回报率低,而且缺口在加大。国企在服务业改革的滞后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从资本来看,服务业的投资主要集中在房地产、交通、运输、仓储等领域,总的来看它的占比有所降低,但是总的水平还维持在较高的程度。教育、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等新兴服务业投资占比还不到11%。三个传统服务业的投资占比将近80%,特别是基础设施和公共管理领域的投资,80%是由国有部门执行的,所以国有部门在服务业的投资中占有主导地位。

国有资本在服务业占主导地位,非国有资本的准入门槛很高,最近中央鼓励非国有企业进入医疗领域。这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但总的来讲改革比较失衡。民营企业获得资源的障碍等因素,造成了工业和服务业之间,以及服务业内部资源配置严重的扭曲。这样一种扭曲也反映到了消费领域,使我国居民对某一些新兴服务业的消费需求,不能得到充分满足。所以我国居民的消费,尤其是服务业的消费份额跟发达国家相比,还是居于很低的水平。特别是相对于工业、服务业的消费而言,长期以来,这是个阈值,表示它并不合理。

讲讲有关生产部门的内容。讲到家庭,年中报告中我们讲到居民债务的增长恶化了对居民的约束、拖累了增长。年度报告中我们强调两者收入分配不均,从2016年起,我国基尼系数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我国的收入分配不均,主要是讲城乡的不均。而这次不仅城乡之间,城市内部、城镇内部、乡村内部收入分配的不均程度都呈现大幅度增长,我们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特别是城镇内部的收入分配不均,很多研究表明跟社会稳定之间有很重要的相关关系。我们看到收入差距越大,水平越高,使得平均家庭消费水平的微观数据在城市是一个负相关。也就是说,收入分配不均的地方,大家消费的意愿更弱。不仅金融危机前是如此,金融危机以后还是如此,这个结果不会因为金融危机而改变。收入分配的不均,不但拖累了消费、拖累了基尼系数增长,还延滞了消费的升级和经济结构转型。而且收入不平等和消费不平等,在中国具有极强的正相关关系。收入差距扩大,对经济增长已经产生了负面的影响。

除了收入差距之外,我们年中报告讲到的居民债务积累,也通过恶化家庭的流动性约束,拖累了消费,从而拖累了经济增长。这个结论在我们的年度报告里面没有改变:居民债务的增长、累积,已经引起了消费的降低,引起了经济增长的放缓。

无论房地产税的推出与推进,还是土地供给制度的改革,都要非常的有序和审慎。使用得好,它可以帮助防范房地产市场的过热和泡沫等,使用得不好,可能会加剧房地产市场,甚至是整个宏观经济的波动。


2018:中国经济应重点关注三大环节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中国经济新闻网  
日期:2018年01月10 日 作者:田国强 黄晓东 宫建

http://jjsb.cet.com.cn/show_496610.html

智说(7)

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

我国宏观经济总量指标整体表现良好,其中工业企业利润回升,进出口增速双双回升,就业形势明显好转,价格指数总体平稳,人民币汇率恢复稳定,能够完成2017年度经济目标。展望2018年,将延续增长势头,预计可以达到6.7%的全年平均增速。同时,经济中不平衡、不充分的诸多方面仍需改善。

全球主要经济体保持复苏基调,节奏张弛各异

国际方面,美国、欧盟和日本的经济继续保持稳中有升的态势。其中,美国投资和消费表现强劲,减税法案与美联储加息有助于在2018年吸引资本回流,支持复苏预期。欧元区失业率下降至2009年以来的最低点,制造业PMI则为2000年以来新高,进口、出口增速均超过7%,有望在2018年延续复苏势头,并逐步退出量化宽松,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日本借助本币贬值实现了出口大幅增长,但消费者物价指数(CPI)难以达到2%的既定目标,预计2018年将继续以货币宽松为手段拉动经济增长。新兴经济体中,印度维持了较高增速;巴西、俄罗斯、南非和部分资源出口型拉美国家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回暖,经济增速明显提高;东盟国家和韩国的增长则依靠内需拉动。此外,新兴市场国家的贸易政策分化明显,资金流出与货币贬值压力渐次增大,而贸易保护主义的升级与债务风险的积累也应警惕。

课题组就中国主要经济指标的增速进行了预测,其中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在2018年各季度的预期值分别为6.7%、6.6%、6.6%和6.7%,预计全年实际增速约为6.7%,全年校正实际增速为6.4%左右。其他指标的名义序列预测结果在表1中列出。

随着我国进入更加看重增长质量的发展阶段,更需要将短期政策调控、指标监测和中长期可持续发展治理的改革思路相结合,通过在经济、社会和政府等方面全方位深化改革,最终解决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所提出的“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进出口增速回升,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实现双稳定

如图1,2017年1—11月,全国进出口增速均以较大幅度上扬。其中,进出口总额为37031.51亿美元,同比增长12%;出口总额为20395.66亿美元,同比增长8%;进口总额为16635.85亿美元,同比增长17.3%;顺差为3759.82亿美元。出口增速的提高主要源于外部经济的持续复苏,进口增速的大幅提升源于进口价格的持续回升和国内需求的改善。

国家外汇管理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1—10月,服务贸易总额为5585.3亿美元,同比增长4.7%。其中,服务贸易出口总额为1709.7亿美元,同比增长1.1%;服务贸易进口总额为3875.6亿美元,同比增长6.3%;服务贸易逆差则扩大至2165.9亿美元。

初步判断,2018年中国出口将继续保持合理增长率,预计将达到8.8%的全年名义增速,略低于2017年8.9%的水准;进口方面,即使大宗商品价格略有上升,但在内需不出现萎缩的前提下,中国的进口增长也将持续,但增长速度会相应放缓,预计为10.7%左右。

如图2和图3所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在2017年9月创下近10个月新高,外汇储备也再次站稳3万亿美元。央行在2017年5月宣布引入“逆周期调节因子”以适度对冲市场情绪的顺周期波动,缓解外汇市场可能存在的羊群效应,并在2017年9月8日宣布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政策,将远期售汇的风险准备金从20%调整为0,以期扭转人民币对美元的单边贬值。

国外方面,美联储预估显示,2018年加息3次,2019年年底联邦基金利率预期中值为2.7%,2020年年底联邦基金利率3%左右。另外,美联储上调2017年与2018年美国GDP增速预期中值,并下调2017年与2018年失业率预期中值。综合来看,在美国经济持续复苏的预期下,美联储在2018年具有常态化加息倾向。因此,课题组预计美联储在2018年将大概率加息3次,每次加息幅度为25个基点。

纵观国内外各方面因素,市场对于贬值的恐慌情绪已较汇改初期大幅下降,加上目前的有效资本管制,近期资本外流的风险较2016年有所减缓。综合来看,2018年人民币汇率与外汇储备将大致与2017年第四季度的水准持平,围绕6.6和3万亿美元小幅度变动。

价格指数总体平稳,就业形势明显好转

在图4中,2017年1—11月,CPI、扣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以及PPI累计同比增速分别为1.5%、2.2%和6.4%,其中CPI相较于2016年同期2%的增速有所下降,主要是受食品价格同比增速下降的影响。2017年PPI同比增速大幅上升,为权重较大的生产资料价格同比显著上涨所致。预计2018年价格指数依然在合理区间温和波动,CPI和PPI的全年增速分别为2.1%和3.3%,二者的剪刀差也将由2017年的4.7个百分点缩小至1.2个百分点。

2017年第二季度,劳动力市场的供给和需求总量均有下降,但劳动力需求仍然维持在较高水平。用人单位通过公共就业服务机构招聘各类人员约523万人,进入市场的求职者约472万人。同比数据显示,相较于2016年全年,需求人数和求职人数分别上涨5.5%和0.2%,就业状况已经有所改善。

需要重点关注的环节

(一)收入分配不均衡,家庭债务积累状况分化

2016年,中国基尼系数再次上升,并且2017年的收入差距有很大可能恶化。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课题组经过测算提出:基尼系数每升高0.01个单位,全体居民的消费增速会下降0.4%—0.5%;从消费结构角度看,科教文卫等发展消费和一部分享乐消费在家庭消费中占比提高所反映的消费升级过程会由于收入差距扩大而受到阻碍;最后,收入差距扩大整体上会降低经济增长率。由此可见,为了降低收入差距,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未来应该更加注重发展的质量。

2017年,居民户中长期贷款新增值与新增占比均较2016年大幅降低,但仍高于2015年的水平,且房地产调控政策效果显现,从而导致在存量方面,家庭债务的累积速度也在放缓。另外,家庭债务在累积过程中出现明显的区域分化:截至2017年9月,有15个省份的杠杆率超过50%;如果以2017年10月全国居民杠杆率62%为参照,则杠杆率高于全国平均值的省份有9个,占到了全部省份的近三分之一。

2017年,居民户中长期贷款无论是新增值还是新增占比均较2016年大幅降低,但仍高于2015年的水平。2017年11月,居民户中长期贷款新增4178亿元,虽然比2017年10月份略有上升,但受2017年11月份新增贷款剧增影响,其占全部新增贷款的比重略有下降。并且通过12个月的移动平均数据可以看出,自2017年3月以来,居民户中长期期贷款占比的长期下降趋势明显,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效果显现。

家庭债务总量的上升速度也在放缓。截至2017年10月,居民户中长期贷款中消费贷款累计值已达到24万亿元,占全部贷款的20.4%,较2017年年初增加3万亿元,远低于2016年全年的累积额6万亿元,但仍然要高于2015年的增速。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也已经在2017年第二季度达到46.8%,在2017年GDP增速保持在6.8%以上的大背景下,这一增长速度值得警惕。
反映在家庭债务中,短期贷款明显存在持续积累过程。截至2017年11月,短期贷款累计新增18119亿元,比2016年同期的5790亿元增加了12000多亿元。居民短期贷款的同比增速在2017年以前基本低于中长期贷款增速,但2017年之后增速则远远超过中长期贷款增速。虽然受监管加强影响,近几个月居民短期贷款的增速有所放缓,但考虑到蚂蚁花呗、京东白条等各式各样正规和非正规的小额贷款的兴起,短期贷款的规模可能被大大低估。同时,居民短期贷款增加的原因一方面是为了维持流动性,另一方面则是对房产的刚性需求,无论是哪种情形,短期债务的增加都蕴含较大风险,对家庭流动性也会造成考验。若家庭经济状况遭受冲击,则可能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应给予足够关注。

(二)消费增速放缓,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受挫

201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各月名义和实际增速呈下探势头。其中2017年11月份名义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为10.2%,相较2016年同期值下降0.6个百分点;实际增速为8.8%,以0.4个百分点之差略微落后于2016年同期值。与此同时,2017年1—11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累计同比增速为10.4%,比2016年减少0.1个百分点。虽然居民消费逐渐显露消费结构升级迹象,但受家庭债务积累拖累,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压力犹存。

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略有下降,预计全年累计增长约7.2%,比2016年降低1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在2017年上半年有所回升,下半年开始转弱,预计2017年制造业投资增长4.1%,比2016年降低0.1个百分点。虽然房地产开发投资有所上涨,但整体房地产业投资增速比2016年降低2.8%,预计2017年全年增长4个百分点。基建投资则继续保持了较高增速,预计全年增长14.6%左右。展望2018年,假设房地产业调控政策维持当前力度,预计制造业、房地产业和基建投资分别增长5.5%、4%和13%,则固定资产投资年增速为7%左右。

(三)金融去杆杆影响逐渐显现

从2017年第三季度起,本应一致的广义货币供应量(M2)和社会融资总额在变化趋势上发生背离。截至2017年11月,M2余额167.0万亿元,同比增长9.1%,其增速环比增加0.3个百分点,同比下降2.3个百分点;同月社会融资总量累计新增18.3万亿元,新增比例同比增长13.0%,较M2增速高出3.9个百分点。2017年,在金融系统内部去杠杆、货币供应增速持续下降的背景下,社会融资总量依然保持较高增速。这说明没有满足实体经济融资需求的货币创造正逐步被挤出,对我国金融系统的长期健康稳定发展将起到积极作用。但短期来看,金融系统中流动性已呈现收紧之势,其影响也已经传导到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上。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各类贷款的加权平均利率为5.8%,同比增加0.6个百分点,企业和居民户的利息负担都相对加重。这可能使信用违约比例上升,继而推高我国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比例,并对2018年的企业投资和居民消费的增长带来负面影响,阻碍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进一步改善。

地方债方面,三年债务置换期已近尾声,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压力大幅下降。包括新增债务在内,估计2017年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9万亿元,占GDP比重约21.3%,比2016年小幅上升,但低于地方政府债务限额,总体尚属可控范围。需要警惕的是,地方债务置换并没有消除债务,只是把还债压力推迟。虽然债务风险有所降低,但并没有完全消失。加权平均发行利率2017年以来一路上扬,各月份加权平均发行利率达到3.92%,2017年12月份甚至达到4.32%的水平。发行利率上升和利差扩大将增加地方政府债务负担,未来面临更大债务付息压力。对部分财力薄弱的地方政府而言,利率攀升构成的债务还息压力将会对地方财政政策形成掣肘之势。

对策和建议

在短期政策方面,课题组通过模型测算,发现税收政策的效果相对显著,滞后期也更短。尤其是美国税改法案即将生效的当下,税收制度改革有其必要性和紧迫性。具体建议为:首先应深入推进个人所得税改革,并有序推进房地产税制度,解决地方政府土地财政问题,提供更多公共服务,改善正在恶化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释放消费活力;其次要加大企业税费减免力度,提高其国际竞争力,特别要减轻中小微企业负担,优化税收结构,对冲人口、土地成本刚性上涨对企业的负面冲击,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切实解决民营企业发展的难题。
课题组认为,随着我国进入更加看重增长质量的发展阶段,更需要将短期政策调控、指标监测和中长期可持续发展治理的改革思路相结合,通过在经济、社会和政府等方面全方位深化改革,最终解决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所提出的“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首先,经济层面的不平衡不充分表现为低质量、难持续的发展,是近年经济增速阶段性下挫的原因之一。其次,社会层面的不平衡不充分表现为民生资源分配不均衡、社会失衡失序。再次,政府层面的不平衡不充分表现为过位和缺位现象并存。根本的出路,在于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五大发展理念,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以此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并且要以改革、发展、稳定、创新和治理五位一体的方式综合实现社会进步,最终建立有能、有为、有效、有爱的有限政府,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

经济改革所依托的制度基础,应统一到党的十九大报告所提出的“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实现产权有效激励、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上。这要求,社会治理和政府管理的基本理念要适应“转变政府职能,深化简政放权,创新监管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的内在要求。一方面,要形成具有包容性的现代化经济体系,提升国家依法治国能力,建立良好的社会规范和秩序及和谐有效的社会治理体系;另一方面,应致力于构建有能、有为、有效、有爱的有限政府。


“一降一升”致2017年CPI温和上行 今年走势如何?

2018年01月10日 17:04 来源:新华网


新华社上海1月10日电 题:“一降一升”致2017年CPI温和上行 今年走势如何?

新华社记者陈爱平、陈炜伟、袁军宝

国家统计局10日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12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1.8%,全年CPI比上年上涨1.6%。食品价格下降和服务价格小幅走高,是去年物价温和上行的主要原因。2018年物价走势如何?此间专家进行了“会诊”。

CPI连续9个月处于“1”时代,全年食品价格15年来首降数据显示,去年12月份CPI同比上涨1.8%,环比上涨0.3%。全年来看,CPI同比涨幅连续9个月徘徊于“1”时代。

去年12月份,从环比看,随着天气转冷,鲜活食品价格明显上涨。鲜果和鸡蛋延续上月涨势,涨幅均超过5%,猪肉、水产品和鲜菜价格由上月下降转为上涨,涨幅均在1%左右,五项合计影响CPI上涨约0.19个百分点,是影响当月物价环比变动的主要原因。

CPI同比变动则主要受到服务价格上涨拉动:去年12月份医疗保健、居住、教育文化和娱乐价格分别上涨6.6%、2.8%和2.1%,合计影响CPI上涨1.37个百分点,占非食品价格上涨影响程度的七成以上。

从全年看,2017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比上年上涨1.6%,比上年的2.0%回落了0.4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绳国庆分析,去年食品价格下降1.4%,是自2003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主要受猪肉和鲜菜价格下降较多影响。

回顾2017年,在节假日因素推升食品、交通、服务价格及成品油调价影响下,去年1月份CPI同比上涨2.5%,环比上涨1%,是全年高点。由于春节后消费、旅游需求回落及翘尾影响减弱等因素,2月CPI同比涨幅回落至0.8%,是全年低点。

在随后的月份中,受服务价格整体小幅上行,猪肉、鲜菜、鸡蛋、旅游、家庭服务等价格季节性波动影响,通胀幅度总体呈逐月小幅扩大趋势,在个别月份略有回落。
百姓消费升级,推升服务价格小幅上升

在业内人士看来,服务价格小幅上升,既是影响去年物价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折射相关供给增加以及居民需求升级。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分析,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分析,八大类商品服务中,去年涨幅最大的是医疗保健,上涨了6%。一方面,我国正在推行医疗改革过程中,短期内部分药品价格有所上涨;另一方面,随着收入水平提升,百姓对身心健康更为重视,扩大的需求也推动了服务价格的上涨。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医疗保健支出增长13.2%,其中,人均报销医疗费增长14.1%。

此外,家庭服务、教育、旅游等服务业价格涨幅相对较高。携程旅行网反馈,去年预订中高端旅游产品游客增多,体现百姓不断增长的休闲需求,这也倒逼业者增加优质供给。

微观层面居民需求的变化反映在部分宏观指标中。去年前11个月,体育娱乐用品类、化妆品类等体现消费升级的商品消费增幅明显扩大。此外,去年全年我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维持在高于50%的景气区间。邮政快递业、互联网软件信息技术服务业等呈现扩张状态。

2018年通胀水平总体温和

从近期来看,受春节临近及寒冷天气等季节性因素影响,食品价格将有所上涨从而推升CPI涨幅。从中长期来看,在国内需求平稳、货币政策稳健的大背景下,2018年不会出现明显的通胀压力。

山东滨州中玉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宋民松表示,近期由于全国各地雨雪天气影响运输,加之临近春节百姓购置年货需求增加,生猪和蔬菜价格在节前或有小幅上涨。

而从中长期看,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等专家认为,国内工业品上游产品价格涨幅可能会向下传导;居民收入增长意味着劳动力成本有所上升,需求升级带动相关商品服务价格提升等,这些因素或成为推升物价水平的动力。

不过,专家也认为,2018年,国内不会出现明显的通胀压力。

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权衡分析,去年全球经济整体复苏,此前多国采取的较宽松的货币政策或将在今年有所收紧,输入性通胀压力不会太大。

多位专家预计,在较低基数的基础上,2018年物价涨幅预计较2017年将有所扩大,但通胀水平总体温和。


2018年或迎来温和通胀, CPI和PPI剪刀差将缩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煜

https://web.shobserver.com/wx/detail.do?id=76566

2018年我国CPI和PPI增速总体依然会处于合理区间,保持基本平稳、温和波动态势。

1月1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比上年上涨1.6%,涨幅比上年回落0.4个百分点,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比上年上涨6.3%。其中,在影响CPI的因素中,食品价格下降1.4%,是自2003年以来的首次下降;而PPI则是结束了自2012年以来连续5年的下降态势。

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CPI涨幅较2016年收窄,但核心CPI同比增速却有所上升。上海财经大学“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分析指出,食品价格出现14年来的首次下降主要受猪肉和鲜菜价格影响。这一方面受严寒、洪涝等天气原因,以及猪肉价格处于上升周期所影响,导致2016年同期基数较高;另一方面2017年天气转好,特别是冬天除个别寒冷地区外,大部分地区气温变化温和,有利于蔬菜生产和存储运输,市场供应充足,鲜菜价格大幅回落,同时猪肉价格经过前期上涨并保持一段时间高位后,开始进入下降周期,从5月到10月的每月降幅都超过10%,对物价形成下拉作用。 

在非食品价格和核心CPI方面,增幅最为明显的为医疗保健价格,全年共上涨6.6%,其中9月同比增幅高达7.9%,创近20年来新高。“这一方面是受医药生产成本上升,以及公立医院医药价格综合改革的影响,使得医疗服务价格上升较快;另一方面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对生命健康越来越重视,刺激了医疗保健的需求。”上财课题组分析。 
除医疗保健价格增速较快以外,家庭服务价格增幅也较大,约为CPI增速的两倍,拉动CPI上升约1个百分点,贡献率约为70%。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已成为影响我国消费价格变化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PPI方面,2017年生产资料价格变化对PPI涨幅的贡献率达98%左右。上财课题组指出,PPI结束自2012年以来连续5年的下降态势主要实收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影响。去年全年国际大环境复苏良好,特别是欧洲,因此相应增加了对原油的需求,同时原油的供给并没有因需求的增加而大幅增加。此外,国内去产能、去库存等措施也使得上游产业价格大幅回升。

综观2017年全年,CPI与PPI之间的传导机制依旧不畅通,剪刀差持续扩大,在CPI持续承压,PPI涨幅缩窄趋势明显的2018年,CPI和PPI又将走出怎样的“路线”?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指出,2018年猪肉价格将进入上行周期,食品价格可能恢复性回升,成为推动2018年CPI上升的主要因素,“同时价格涨势可能会从生产端向消费端转移,预计2018年CPI同比涨幅上升至2%左右。”

而在PPI方面,未来大宗商品价格难以持续大幅上升,输入性因素对PPI的抬升作用也将逐步减弱,因此预计2018年PPI涨幅回落至3.5%左右。

上财课题组通过测量能反映一般物价水平走向的GDP平减指数预测,2018年我国CPI和PPI增速总体依然会处于合理区间,保持基本平稳、温和波动态势,2018年全年CPI和PPI的剪刀差相比2017年将明显缩小。


上一条 | 下一条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经济学院 | 财大首页
版权所有:上海财经大学 地址:上海市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