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媒体关注

界面丨唐荣胜:地摊经济既关乎就业,也关乎收入

发布日期:2020-06-04设置

【本文来源于界面新闻(www.jiemian.com),转载已获得授权。】

编按:最近,中央定调,“摆地摊”合法化,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不再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6月3日,界面新闻就地摊经济采访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助教授唐荣胜,分析该政策推出后的现状和对于国计民生的意义。唐荣胜助教授表示,地摊经济是涉及到最底层人群福利的重要问题,既关乎就业,也关乎收入,“其实这样的经济模式也是鼓励大家从事零售行业、或简单的创业。短期来看是要面对疫情维持生活,但长期来看,也说不定会发现商机,越做越大。

文章还报道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与上海师范大学知识与价值科学研究所王岩关于地摊经济的观点与见解。


地摊经济火热中,促进就业动力强

作者:樊旭 来源:界面新闻

在经济亟需复苏的背景下,地摊经济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目前,至少已有15个省份的城市推出了鼓励地摊经济的相关意见。发展地摊经济,对于今年稳就业和保就业的硬任务来说或起到有效作用。

2020年6月1日,湖北宜昌,街头夜市地摊人气旺。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地摊经济,正在成为拉动地方经济的关键词之一。界面新闻整理公开信息发现,目前至少已有15个省份的城市推出了鼓励地摊经济的相关意见。

“摆地摊”这个在过去一度被认为是污染环境、有损市容的经营模式,在新的政策规范和引导下,正在承担起激发城市活力和便利居民生活的责任,更成为增加就业的新动力。

多地开放地摊经济

3月14日,成都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印发《成都市城市管理五允许一坚持统筹疫情防控助力经济发展措施》,提出疫情防控期间对商家和经营者实施审慎包容监管政策,是较早释放复苏地摊经济信号的城市。

政策推行至今,成效颇丰。根据成都市城管委公布的数据,截至5月28日,成都市设置临时占道摊点、摊区2230个,允许临时越门经营点位17147个,允许流动商贩经营点20130个,增加就业人数10万人以上,中心城区餐饮店铺复工率超过98%。

继成都之后,浙江、湖北、江苏、山东、河南等省份的多个城市也陆续出台指导意见,为摆地摊“松绑”。

比如,5月29日,长春市发布“城市管理领域八项措施”,第一条即鼓励支持发展夜市经济——允许利用有条件的公园、广场、空场,在不扰民、不影响交通、不影响市民休闲、不污染环境的前提下,开办夜市、排档。随后,长春市宽城区借此推出主题夜市,根据不仅有夜食,还有夜购、夜娱、夜健、夜展、夜游,打造多元的夜间消费市场。

再如,6月2日,郑州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贯彻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 进一步做好为民造福工作的意见》,要求各县(市、区)、开发区明确规划布点,落实管理措施,充分利用广场、公园等公共场所和闲置土地,按照定时间、定地点、定业态、定费用、定管理的原则,设立市集和特色跳蚤市场。

拉动就业是关键

地摊经济兴起的背后是稳就业和保民生的压力。受新冠疫情影响,我国就业市场面临近十年来最严峻的挑战。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1-4月份,全国城镇新增就业354万人,同比少增105万人,4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6.0%,同比上升1个百分点,环比上升0.1个百分点。

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在重申“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同时,政治局首次提出“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无论是“六稳”还是“六保”,稳就业都排在首位。

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发布的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也花了大量笔墨谈稳就业。报告指出,今年要优先稳就业保民生。努力稳定现有就业,积极增加新的就业,促进失业人员再就业。各地要清理取消对就业的不合理限制,促就业举措要应出尽出,拓岗位办法要能用尽用。

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助教授唐荣胜对界面新闻指出,地摊经济是涉及到最底层人群福利的重要问题,既关乎就业,也关乎收入

“李克强总理前几天在‘两会’记者会上说,中国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这个数据是很吓人的。”唐荣胜说,从这个角度来讲,非常有必要从类似地摊经济的微观层面帮助这部分人提升收入。这对于社会公平、共同富裕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他进一步指出,眼下来看,地摊经济可能是政府促进就业的短期政策,但它也可能具有长期效应。“其实这样的经济模式也是鼓励大家从事零售行业、或简单的创业。短期来看是要面对疫情维持生活,但长期来看,也说不定会发现商机,越做越大。”

5月13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在参加北大直播活动时也指出,稳就业不仅要有宏观政策,还要从微观视角切入,增加街道就业,即地摊经济,非常有助于稳就业。

“我们国家5人以下的小微企业占到城镇就业的一半以上,所以稳就业、保就业的主力军应该是小微企业。”姚洋说。

李克强总理近期也高调为“地摊经济”点赞。6月1日,他在考察山东烟台一处老旧小区时强调:“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

松绑不松管理

近年来,由于占道经营、无证经营带来的市容混乱和食品安全等问题,“地摊经济”一直不受地方政府的欢迎。这次地方政府在重开地摊经济的同时,也对可能出现的各种隐患和问题提出配套政策,从规划特定区域,到摊区安全防护和商贩摊主清洁卫生,不一而足。

比如,成都规定,商贩在确保不占用消防通道、盲道和不侵占他人利益前提下,允许设置临时占道摊点摊区、允许临街店铺越门经营、允许大型商场开展占道促销、允许流动商贩贩卖经营,坚持柔性执法和审慎包容监管,对轻微违法以教育劝导为主。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日前在界面新闻撰文指出,地摊经济是城市治理能力的试金石,既可以检验城市管理者的执政理念是否与时俱进,也反映城市管理能力能否适应新情况和解决新问题。应修订涉及地摊经济的上位法和规范性文件,不应对地摊经济一禁了之,而应对其加以规范和扶持发展。

针对如何规范的问题,上海师范大学知识与价值科学研究所王岩于2018年发表的文章指出,应该构建“政府规划引导,社会组织监督,专业公司运营”一体化的地摊经济管理体系。

他指出,政府可以指定行业准入制度,从利民和环境角度划分鼓励经营和限制经营的行业;社会可以成立地摊行业协会,从诚信和合规方面对摊贩进行监管;政府还可以通过招投标方式,向社会招标具有相关管理经验的专业公司,对地摊实行连锁经营或加盟经营,便于整合各种资源。

通过合理有效的管理,地摊经济或许不仅可以创造经济价值,还可以成为都市软文化的构成部分。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近日也撰文表示,在加强对地摊卫生监管并防止欺诈行为发生的同时,通过对地摊经营者进行业务培训,提供相对稳定的营业空间,各种地摊模式甚至可以形成城市的特色文化景观。